饮食疗法真的能治精神病吗?

2019-09-24 22:02 来源:丁香园 作者:pekingkw
字体大小
- | +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口的快速老龄化,「健康饮食」、「养生」等热门词汇频频撩拨着我们的神经。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专家大咖,都认可「健康饮食」有益于健康的观点,但对「健康」食物和具体益处的定义,争议却越来越多,远未达成共识。

价值 370 亿美元的维生素和补充剂产业,以及价值 140 亿美元的功能医学和整合医学产业,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希望通过饮食干预来治疗或预防疾病的美好愿望。

哈佛医学院 Christopher M. Palmer 教授在 2019 年 7 月的《美国精神病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总结了目前饮食干预在精神病学领域的应用,从精神药理学角度五大方向探索饮食干预对精神障碍患者的影响。

1. 在饮食中「做加法」 (如维生素和必需脂肪酸)

精神病学中研究的最好的饮食干预措施是在饮食中添加维生素和必需脂肪酸。

Omega-3 脂肪酸、二十碳五烯酸 (EPA) 和二十二碳六烯酸 (DHA) 是必需脂肪酸,它们被整合到神经细胞膜中,影响神经递质调节和信号转导通路,具有抗炎作用。补充 EPA 和 DHA 对情绪障碍患者影响的研究开展的最好,一项 Meta 分析,显示 EPA 比安慰剂有显著效果,EPA 比 DHA 对抑郁症更有效。

叶酸,是 B 族维生素中的一种,是核苷酸合成、DNA 甲基化和神经功能所必需的维生素。亚甲基四氢叶酸还原酶 (MTHFR) 基因的多态性可降低叶酸活性。在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中都发现存在叶酸缺乏问题。但治疗重度抑郁症的补充试验结论混杂不一,最近的 Meta 分析显示与安慰剂没有显著差异。

维生素 E 是一种抗氧化剂,可以与自由基结合,自由基在情绪障碍、精神分裂症和阿尔茨海默病 (AD) 中经常被发现升高。尽管很多研究对使用维生素 E 预防和治疗阿尔茨海默病 (AD) 感兴趣,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它能改善认知功能或防止「轻度认知障碍」的进展。在治疗精神分裂症和迟发性运动障碍方面亦没有发现证据。

维生素 D 不仅对骨骼健康有作用,人体的大多数细胞和组织,包括大脑,都有维生素 D 受体。许多研究发现,患有多种精神疾病患者体内的维生素 D 水平较低,包括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和精神分裂症。但 RCT 试验样本量较小,证据不足。补充维生素 D 治疗重度抑郁症的两项单独的 Meta 分析结果矛盾。

2. 从饮食中「做减法」 (如毒素/过敏原)

假定饮食中的某些东西会引起症状,「减法」饮食(不含致过敏性食物的饮食)就是从饮食中系统地去除这些成分。在精神病学中,这些饮食有时用于诊断为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 (ADHD) 和自闭症谱系障碍 (ASD) 的儿童。

对于 ADHD,人工食品的颜色经常被消除,而对于 ASD,麸质和/或酪蛋白经常被消除。2013 年一项针对 ADHD 饮食干预的 Meta 分析发现,在消除人工食品颜色方面干预效果显著,但往往是针对那些对食物敏感的个体。

3. 饮食「加减法」组合——「健康饮食」

一些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认为,添加「健康」食物和删除「不健康」食物可能解决一些精神疾病。对此最好的证据来自于 Smile 试验,这是一项对中度至重度抑郁症患者的 RCT 研究,参与者要么接受 7 次饮食干预咨询,采用地中海饮食,要么接受 7 次社会支持。在 12 周结束时,饮食组明显优于对照组,缓解率分别为 32% 和 8%。

4. 肠道菌群来帮忙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生活在肠道中的微生物对新陈代谢和大脑有重要影响。微生物产生激素、神经递质和人体血液中发现的炎性分子,可能在肥胖、糖尿病、炎症、抑郁和焦虑中发挥作用。

我们吃的东西可能会影响微生物群。然而,大部分研究仍停留在临床前的动物模型阶段。尽管如此,益生菌逐渐被广泛应用,在大众中的认可度亦越来越高,虽然几乎没有临床数据支持其有效性。

5. 禁食和生酮饮食

禁食和生酮饮食已被用于治疗难治性癫痫,儿童的反应率超过 50%,其作用机制包括增加线粒体功能、增加 GABA-Ergic 神经传递、减少谷氨酸能神经传递、减少炎症和改变肠道微生物群等。对治疗精神疾病的研究才刚刚开始,动物模型和案例研究表明,这种干预可能会减少精神病症状,但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试验研究。

结论

饮食干预是许多患者和临床医生感兴趣的领域,但证据基础有限,目前有的结果还相互矛盾。饮食调整,包括增减饮食或禁食,都可能具有一定的精神药理学特性,但许多说法是没有根据的或已被推翻。

尽管如此,我们的许多患者仍愿意或正在去尝试这些干预措施。作为一名临床医生,面对这样的患者,我们应当给予正确的引导,尽量让患者少走弯路,不盲从。

参考文献

1.Rai V, Yadav U ,Kumar P ,et al.Methy lenetetrahydr of olate reductase genetic variant & risk of schizophrenia: a meta-analysis. Indian J Med Res, 2017:145(4):437-447.

2. Henry J. Mok YM. et al. Fatty acid and vitamin interventions in.adults with schizophrenia: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current evidence Neural Transm . 2015:122(12):1721-1732.

3. Soares-Weiser K, Maayan N, Bergman H. Vitamin E for antipsychotic nduced tardive dyskinesia.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8:1(1): CD00020912.

4. Boerman R, Cohen D, Schulte PF, et al. Prevalence of Vitamin D deficiency in adult outpatients with bipolar disorder or schizophrenia.J Clin svchopharmacol. 2016:36(6): 588-592.

5. Bottelier M, Hoekstra PJ, et al. Elimination diets' efficacy and nechanisms in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nd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Eur Child Adolesc Psvchiatry, 2017:269:1067-107920.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郑涵之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