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关于病理性赌博的 5 个经典案例

2015-12-01 18:20 来源:丁香园 作者:张娅妮
字体大小
- | +

病理性赌博主要特点是患者无法控制自己的赌博欲望与行为,DSM-5 提出的诊断标准包括三个方面:造成损害或者不良影响,失去控制以及产生依赖性。相关研究表明,赌博病患者的自杀率呈指数增长,在接受治疗的患者中,81% 有过自杀的想法,而接受治疗的 12 个月期间,31% 的人企图自杀。

除了这种极为严重的情况,还存在一种被称作问题赌客的群体,他们仅满足 DSM-5 规 3 条诊断标准中的 1 条,依然会承受社会、精神以及健康方面的影响,但程度相对较轻。这种情况被称作「阈值下病理性赌博」。

严重程度

分析病理性赌博的严重程度对采取恰当的治疗以及预后的评估具有重要意义。然而,病理性赌博的严重程度常常十分隐匿,比如一个「输得精光」的人,个人的经济、社会关系等方面已经受到严重损害,导致无法继续赌博,但病理性赌博所致的抑郁、强迫以及自杀倾向却会持续恶化,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因此,对病理性赌博严重程度的评价指标就较为繁琐多样,包括赌博行为特点、控制力、共病等。目前临床主要根据诊断标准评分来进行诊断,是一种较为高效的方法。

共病

病理性赌博的精神共病常十分严重。一篇对 11 项人群调查的荟萃分析发现,这些患者在依赖性、物质利用障碍、情绪障碍以及焦虑等方面有更高的患病率。同时,他们也常见睡眠问题。通过对这些共病的检测有助于医生准确诊断病理性赌博。

治疗

目前尚无任何通过 FDA 批准的治疗药物,但相关研究发现,阿片受体拮抗剂以及谷氨酸制剂,如N-乙酰半胱氨酸,有一定治疗效果,特别是对那些有强烈赌博欲望的患者。

5 个相关案例

案例一

Jake 是十年级学生,今年 16 岁,因为「花费过多时间网上赌博」被母亲带到诊所。Jake 沉迷于网上的名为「免费增值」的赌博类游戏,每天花费至少 5 小时,近 30 美元购买虚拟货币。由于大量时间占用,Jake 已经不再参加课后的竞技类体育活动。但情况比他母亲看到的更为严重,由于他沉迷于网上赌博所带来的成就感而难以自控,每天会花费至少 10 小时,甚至会盗用母亲的信用卡购买虚拟货币,成绩也因此下滑。但 Jake 目前尚无任何精神方面共病。

在治疗的最初阶段,医生与 Jake 聊了他的游戏行为以及影响(经济、教育、发展),然后给他母亲提出了几条意见:限制他使用网络,禁止随意取用信用卡存款,鼓励参与课后竞技类体育活动,督促正确使用网络。后来,医生又引荐了一位家庭治疗师给他们,以进行后续治疗监测。

案例二

Michael 是大二的学生,沉迷于网络与线下的赌博,每天至少花费 5 小时,严重影响了他的学习生活。他的赌资主要来源于运动奖学金以及经济援助,就在去年,他因为赌博赔了 5 万美金,母亲数次想拯救他,为他支付欠债。然而,Michael 会撒谎隐瞒自己的损失。他有强烈的赌博欲望,并常常为赌资问题感到焦虑。

值得注意的是,他曾被诊断患有多动症(ADHD),之后就开始服用兴奋剂(安非他命)直到他上十二年级。他没有出现明显的精神问题,也没有服用任何精神类药物。他会在大学聚会时喝到烂醉,每个周会吸食一定量的大麻。其实 Michael 早在中学期间就和朋友赌博,但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是从去年开始失去控制的。

尽管因赌博问题觉得受挫,他并没有因此抑郁,反而享受自己这个特殊的爱好,而且和女朋友相处和谐。他看起来神采奕奕并且为自己打的一手好牌而深感自豪,之所以来就诊,是因为他想学会" 止损",控制自己在连续输掉赌注之后不再继续押注。

在治疗的最初阶段,医生和 Michael 聊了他的赌博行为以及可能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并劝他接受兴奋剂治疗,请母亲监督自己戒赌,参加匿名戒赌会并继续认知行为疗法(CBT)来解决酒精滥用问题。

在第二次会面(三周后),他说已经按照医生的建议继续服用兴奋剂来控制冲动以及学习习惯,完成了 CBT 八个阶段的治疗,也参加了匿名戒赌会,但是他并不同意他们" 戒欲" 的宗旨。母亲同意控制他的信用卡以及奖学金支票,仅提供有限津贴。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问题似乎更严重了。尽管他减少了赌博次数和频率,但因为母亲对经济来源的控制,他开始借高利贷,以致负债累累。他被踢出团队,奖学金也没了。于是,他决定去寻求精神医生的帮助,接受更加专业的治疗。

第四次会面(四个月后),他已经不再赌博,并找了一份兼职来偿还贷款。他努力提高自己的成绩,积极参加课后体育活动并且重新回到团队。尽管他仍然会有赌博的冲动,但已经充分认识到赌博的危害,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案例三

James 是一个潦倒的四十多岁的扑克手,自从 8 个月前下岗了,他就每天至少 8 小时泡在附近的赌场,说是出于无聊才如此热衷于赌博,而且很享受赌场的社交氛围。尽管经济上捉襟见肘,他在去年就赌赔了 20 万美金,为了翻本,甚至参与更大赌注的赌博,婚姻也到了破裂的边缘。

James 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赌博,一直持续到现在。James 因为赌博失去了生活的动力,体重增长了 30 磅,睡眠质量很差,有时会在晨起时觉得很疲惫,他还患有抑郁症,有过 3 次发作,在过去 6 个月服用阿立哌唑、西酞普兰和安非他酮。从病史来看,他并未患有躁狂、轻躁狂或者物质滥用疾病。

在第一次会面时,医生让 James 回顾了他因赌博造成的巨大损失,他感到十分震惊。尽管热衷扑克,他并不想因此失去婚姻,于是同意尽自己最大努力挽救婚姻:把银行卡都交给妻子并同意远离赌场,夫妻两人一同阅读自救书,参加匿名戒赌会,到国立赌博运营网络寻求家庭治疗。

医生改用米氮平治疗 James 的抑郁症,并逐渐减少阿立哌唑的用量。因为有病例报告提出,阿立哌唑可能与赌博成瘾存在潜在的关联,就像多巴胺在治疗帕金森的同时会导致赌博成瘾问题。他一周参加几次匿名戒赌会,很喜欢那里的友情,并惊喜地发现自己不再有强烈的赌博欲望了。

第四次会面(第三个月),他完成了他的恢复过程,重新开始锻炼身体,定期参加匿名戒赌会,并且争取了一个赞助者,也完成了 12 个疗程的婚姻与家庭治疗。尽管还会有打扑克的想法,但他能很好地控制自己不要功亏一篑。

案例四

Jakie 是一位 34 岁的护士,因为工作期间赌博被同事带到诊所。她在值夜班时进行网上博彩,下班就去赌场,企图挽回损失。在过去 6 个月里,她已经赔了 5 万美金,但因为薪水较高,经济问题不是很严重。

问题的起因是 6 个月前,她发现未婚夫劈腿而提出分手,从那以后就开始沉迷赌博以逃避现实。她的脾气也开始变的暴躁,时常会与同事或病人发生摩擦,有睡眠问题,每天要喝几杯酒来缓解紧张的神经,甚至有轻生的念头。她的病史描述提示患有轻躁狂(失眠几日,兴奋,强迫性购物、赌博、性行为)。

她曾被诊断为躁郁症、抑郁、边缘人格障碍和多动症。17 岁的时候,Jakie 因为失恋进入精神病院,数度有轻生想法和自残行为(割腕)。治疗了 3 年后,她学习护理,目前在一家医院做全职护理。她每年两次去看精神医生,服用缓释奎硫平。她的私人医生给她开了曲唑酮,氟西汀、哌甲酯(每日 2 次)、氯硝西泮(每天 3 次)、唑吡坦。

在第一次会面中,Jakie 对于是否要解决她的赌博问题态度模糊,但明确想要解决失眠焦虑问题。她同意逐渐减少其他处方,开始服用拉莫三嗪来优化治疗效果,接受睡眠卫生方面的精神教育,阅读自救书。

第二次会面(10 天后),她因为同事的监督,工作时间赌博明显减轻,但却在下班后变本加厉,并且始终不承认自己有病理性赌博,也拒绝参加匿名戒赌会。她因为失眠自己服用褪黑素和苯海拉明。

她的自杀倾向似乎更严重了,时常感觉自己一生碌碌无为,但她认为自杀是不道德的,所以不想付诸行动,也不想去寻求任何帮助。她还是一样的易怒、生活自理能力差、自卑,但她喜欢在会面中谈论自己的病情,并且希望多来几次。睡眠问题也因为改善用药有所缓解。关于病理性赌博的问题,医生坚持将她引荐给专业治疗师来解决。

第三、四次会面(几周后),新的治疗方案起作用了 Jakie 不再那么易怒。她在上个周工作期间完全没有赌博,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每周工作 90 小时),下班后精疲力竭也就不再赌博了。

在第七次会面(10 周后),她因为工作轮班不规律(常常会出现早班与晚班连续,然后是几天的休假),会在休假期间豪赌,在过去的三天内,赌了 40 多个小时,赔了 3 万美金,把积蓄都掏空了。

面对这样的局面,她最终承认自己有赌博问题,决心戒赌,同意去寻求赌博治疗师的帮助,并请求哥哥帮忙管理她的经济。在接下来的 6 个月里(大约有 15 次会面),她出现全面好转的迹象,不再赌博,坚持接受赌博问题的治疗,睡眠改善,情绪缓解,并积极调整工作时间,参加锻炼,与老朋友联系。

案例五

Kim 女士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赌客,患有躁狂症,她因为行为诡异被女儿带到急诊室。自打上个月,她长期赌博,但从未像现在这样不加节制,今天在赌场呆了 48 小时输光了所有积蓄才回家。有朋友看到她在赌场对陌生人举止轻佻,并且连续三天没合眼,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除了时常抱怨生活无聊,她并没有明显的精神症状,上个月,家庭医生给她开了抗抑郁药。

在检查过程中,尽管她有些躁动不安,还是很机警,健谈,语速快。她情绪不稳定,忽而聊起去世的老伴儿落泪,忽而开始说起笑话。她坚持要去泰国探望去世的母亲,并且认为母亲还活着。在药物治疗无效后,Kim 被收进病院。医生怀疑她患有药物诱导性躁郁症和相关疾病,停止了抗抑郁治疗,开始服用低剂量抗精神病药物。14 天后,她出院了,妄想和躁狂症状都消失了,失控的赌博欲望也得以控制。

结论

这 5 个关于病理性赌博的经典案例情景是每个精神医生都可能会遇到的。尽管患者面临的问题相似,但治疗应该是个体化的。目前相关的治疗,普遍注重援引外界的力量帮助患者,比如律师和精神医生等。还有大量的免费资源可以利用,比如自救手册、国家援助以及 12 步支持组织等。医生应该全面地利用各种可及资源为患者提供最全面的治疗,以期最佳治疗效果。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张秦溪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